印度穷乡僻壤成为分散式生质能源先锋

2020-06-22|浏览量:594|点赞:522
印度穷乡僻壤成为分散式生质能源先锋

在印度 10 亿人口中,有 44%没有电力网路,这些无电可用的穷人分布在印度 12 万 5 千个乡村之中,没有电力网路,于是他们只能仰赖小型燃油发电机,或是以煤油灯照明,不仅污染严重,能源成本也反而比有钱的都市人还更高。

但是,就像穷国首先诞生只有无线通讯,没有有线电话的新通讯型态,现在先进国家反而跟进他们的脚步,在能源方面,这些穷乡僻壤,也成为新模式的先锋。

目前欧美讨论分散式能源,争辩相当激烈,然而实际在电力网路上,分散式能源的进展仍然缓慢,以小规模实验性质的应用为主,反而印度原本就没有电力网路的穷乡僻壤,因为只能使用分散式小型电网以及生质能源,反而成为分散式生质能源发展的先锋。

糠电系统(Husk Power Systems)是推动印度穷乡分散式电力系统的推手,4 年来,他们在无电乡间建立了 84 个小型电网,提供电力给超过 20 万印度穷人,不仅改善了他们的生活品质,更因此减少 924 万 4800 公升煤油用量,对环境大有助益。

印度穷乡僻壤成为分散式生质能源先锋

顾名思义,糠电系统使用的能源来自碾米后产生的米糠、米壳等等农业废弃物,利用发酵后产生的生质天然气发电,发电系统相当简单,就是三个发酵槽、天然气收集管线,以及小型燃气发电机,安装成本每瓩(kw)低于 1,300 美元,合约 3 万 8 千块新台币。

以大潭火力发电厂比较,大潭电厂以总经费新台币 1,227 亿元,装置 6 部循环机组,总装置容量 438.42 万瓩,相当于每瓩将近 2 万 8 千块新台币。糠电的简陋小型系统,比起具商业规模的大发电厂,每瓩安装成本只多出 3 成 5。

而糠电的发电成本,则为每度电低于 15 美分,相当于 4.45 元新台币。穷人以糠电的电力点灯,成本比煤油灯少了 3 成,1 年下来节省的开销可达 50 美元,而由于糠电使用生质能源,所减少的煤油燃烧二氧化碳量,可以得到碳税收入。

糠电的商业模式,是使用预付卡,用户先预付 2~3 美元,用完就自动断电,不需因中断缴费要重覆断电再接电,因此可节省经营成本,除了电力本身,糠电还发展许多额外的商业模式,如发酵后的残渣,可用来製作香,增加收入,糠电能接触许多乡间居民,也因此成为销售商品给他们的通路。

由于减碳以及改善穷人生活,糠电系统因此入围丹麦 INDEX: Awards 2013 决选。但糠电在印度发展 84 个微型电网,所代表的意义不仅于节能减碳,印度分散式能源的经验,很可能反而成为先进国家未来分散式时代电网发展方向的借镜。

(photo credit: HUSK POWER SYSTEMS)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