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技术的美丽与哀愁──《机械複製时代的艺术作品》

2020-08-03|浏览量:379|点赞:327

複製技术的美丽与哀愁──《机械複製时代的艺术作品》

  《机械複製时代的艺术作品》是哲学家班雅明为人熟知的文本之一,内容阐述了複製技术带来的新的艺术形式,由于机械複製技术製造了「万物皆同」的感觉,艺术品的原真性,即它的即时即地──独一无二性也随之烟消云散。

  「一件东西的原真性包括他自问世的那一刻起可继承的所有东西,包括它实际存在时间的长短以及他曾经存在过的历史证据。」举凡画作、雕刻等,在尚未出现複製技术时,他们保存着时空的温度与历史的触感,例如在时间流逝中,物理结构可能损坏或改变,以及所有权的变更;同时也维持着传统联繫中的膜拜价值:最初人们将对自然神灵的崇拜引入具体且独一无二的艺术品上,例如中世纪教堂中,艺术品被放于极高或不便观赏的位置,此行为侧重的便是艺术品的膜拜价值。

  而讨论到原真性,也就是「灵光」的消失,在班雅明另一篇文本《拱廊街计画》中,他认为巴黎拱廊街连结着过去与未来,古代与现代的交错,是班雅明试图探询灵光所在之处的计画。而拱廊街是百货公司的前身,是商店街的原型,是能让都市漫游者驻足流连忘返之地,也是最能彰显现代资本主义、消费主义精神的建筑,或者可以当成世界的缩影。

  然而班雅明在《摄影小史》提到,早期肖像仍具有「灵光」,摄影师与被摄者有契合的默契与信赖感,耐得住长时间的曝光,加上光影绝对连续性的安排,使影像由昏暗渐层至光明,这都是「灵光」现象的要素,可以说被摄者是「活进」照片里,让灵光栖息在影像中,再者拍摄过程费时太久十分辛苦,不能再拍出一模一样的照片,因此「灵光」仍存在于此。当人像真正消失于照片中时,便无法透过人的面部表情展现出灵光,对其独一无二的特性造就的膜拜价值便也就逐渐消散。

  对膜拜价值取而代之的是艺术品的展示价值,即使班雅明提出摄影技术愈精进,灵光反而消失的论点,但他并不全然希望艺术的创作能回到当时保有灵光的时代,班雅明正面的对待灵光消逝的现象,因为机械複製让艺术品出现了新型态的转变,使它从传统领域与仪式功能中「解放」,使众多的複製品取代它原真性的这个特点,想要欣赏《蒙娜丽莎的微笑》不必再跑到巴黎罗浮宫,各地美术馆与博物馆都可能摆着它的複製品,如今更能在杂誌或手机上直接随时查看,也证实了大量机械複製「使複製品能为接受者在各自环境中去加以欣赏,因而就被赋予了所複製的对象以现实的活力」。而在大众媒体发达的当代社会,展示价值更在任何领域都展示了支配主导的地位,对名人来说更是因为经由传媒被大众认可,体现了依赖他们的展示价值的概念。

複製技术的美丽与哀愁──《机械複製时代的艺术作品》

  而在《机械複製时代的艺术作品》的后半部,班雅明逐渐由照相摄影延伸着重讨论到「电影」,摄影照片逐渐具有潜在的政治意义,要求观众某些特定的接受,而后开始出现图说引导读者的观看,由于摄影师的取镜与镜头选择,照片本身并不客观,它的意义建立在被观看之上,由不同的人在不同场合观看,都会形成不同的解释,一但经由图说直接去揭示,观赏者就只能走上一条特定的道路了。

  经由一系列剪辑组合的电影亦是如此,除了观赏者,电影演员更是被侷限在机器前,而不是亲身在观众前面表演,演员透过模仿揣摩角色的形象,却无法模仿出灵光,也就失去了在表演中使他的成就适应观众的可能,况且,电影演员的成功并非单就本身的表演,摄影与灯光设备、剪辑等等,使电影不像自然发生的场景,只是「徒有其表」。而当电影演员站在摄影机前,就如同站在观众面前般,观众就是这个市场中的买方,在资本主义下堆叠出演员的形象,出现崇拜明星的仪式,这些明星的商品价值就大大抑制了本身存在的价值,若资本主义继续控制市场,电影还能被期望的贡献就是对古老艺术的革命性批判。

  而人总是满足于展示技巧的成就感中,电影具备让众人参与的特性,人们就能看到自己进入艺术作品当中,不再处于旁观者的角色,现今人手一部手机,拍照录影是稀鬆平常的事,摄影技术改变了大众与艺术的关係,极其广泛的大众参与引起了参与方式的变化,从凝神专注的欣赏品味艺术作品,这种人进入到作品当中;但更多的人使把艺术作为消遣而沉浸在自我中,我们何尝不是这样,到美术馆参观不是因为喜爱艺术,也许更多是为了展示自己具有艺术鉴赏品味而打卡给他人知道,或者是沾沾自喜自己与艺术品的合照,作为娱乐消遣的成分越来越高,这种心不在焉的消遣性接受成了知觉发生深刻变化的迹象,就像电影,一秒好几个画面的快速镜头闪过,观众已无法再思考也不知道能思考什幺,因为活动的画面已填满了观众的知觉,这种精湛效果逐渐与消遣性接受迎合,还成为了一种新的鉴赏方式。

  机械複製年代下的产品,透过经济实力区分,才有了与古典时代不同独一无二的特性,现今时代常有许多追逐名牌的盲从,其实源自于商品行销策略,将价位打造成了品味。但总体来说,在机械複製生产状态下,衍伸出一种普遍平等的价值观,也造就一股追求「消除距离」的想法,因此我认为複製技术无所谓优劣,而是一种必然。

複製技术的美丽与哀愁──《机械複製时代的艺术作品》

书籍资讯

书名:《机械複製时代的艺术作品:班雅明精选集》 Das Kunstwerk im Zeitalter seiner technischen Reproduzierbarkeit

作者:华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

出版:商周出版

[TAAZE] [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