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痛苦,但是没有输:《消失的山下先生》

2020-08-03|浏览量:798|点赞:375

虽然很痛苦,但是没有输:《消失的山下先生》 

  日本名导阪本顺治自《颜》之后,再次与老牌演员藤山直美合作:讲述一则围绕在日本国宅内离奇却妙趣横生的故事。阪本顺治一如既往地以宽阔的视野引领观众进入他曲折又深邃的情节之中,无怪乎,《消失的山下先生》荣获2016多摩电影节最佳影片、2016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等多项大奖。

  岸部一德和藤山直美所饰的山下夫妇:清治与雏子,因承受不住正值壮年时期的儿子车祸逝世的打击,收起经营多年的中药铺,默默地瑟缩进日本集体住宅(日语称为「団地」)生活。初来乍到的山下夫妇,似乎与当地居民格格不入;不过国宅里的住户倒是早已见怪不怪:无论来的人是谁,他们依旧八卦、依旧在背后议论纷纷,捕风捉影充作茶余饭后的消遣。整座国宅的氛围彷彿是日本当代高龄化社会的缩影:一幢幢老旧水泥墙砌成的建筑物,将人们按阶级、等第区分,困在「団地」内的人们是那些无法负担其他地区生存消费的人们;正如年长者被遗忘在社会外延的边缘。

  即便是这样的国宅,什幺事都可能发生。

  某天,日语不熟练的真诚先生亲自到府拜访,希望山下清治先生能如以往一般继续为他调製中药。清治先是推託,但当镜头再带向屋内摆设时:草药、中药材器具皆备,似乎说明了清治从未真心放下自己一辈子的志业。「你就是无法拒绝别人。」山下雏子看透自己的丈夫,语带鼓励与支持。

虽然很痛苦,但是没有输:《消失的山下先生》

  山下夫妻在其他住户眼中,虽然有点冷漠但还算好相处。清治没事在家调製真诚先生的中药,再不就到后方山林散步;雏子则至镇上的便利商店打工。山下夫妻与世无争地生活,但他们心中丧子之痛仍未痊癒,残留的伤疤处处摩擦而隐隐抽痛:直哉的遗物仍摆放整齐,定期清洁,好像他只是到了远方,随时都会回来一般。逝者以不变的姿态,保存于山下夫妻的灵魂之中,只是,年迈的灵魂注定不容于现代社会。

  现代社会,谁精神没有崩溃?

  雏子过往那套商店街待客模式,与客人嘘寒问暖,到了讲求效率的便利商店,沦为受主管斥喝的「无用」。无事便盘踞在阴凉处,闲话家常的邻居大妈们,仅能用嘴来缓解自身存在的「焦虑」。还有那站着超过三分钟就会全身不适,每次来山下家都要借厕所的送货员亦然,不适应社会的一切都渐渐从社会中汰除。看似沉重的主题,阪本顺治却巧妙的将剧情急转直下:山下先生消失了。

  原来,清治受邀参选自治会会长,但因人脉不足,最终还是输给了原自治会长──行德。没想到清治脸皮薄如蝉翼,受不了邻居们的讪笑,从此逐不出户,当起家里蹲。雏子为顾全清治面子,逢人问道只好支吾其词胡乱搪塞。结果,谣言如野火般窜烧,无人阻拦越演越烈,最后大伙儿都认定是雏子谋杀亲夫,将清治的尸首藏在屋内。

  身为观众的我们总觉得这一切太过荒唐,可是那是因为我们如雏子一样了解「真相」。对于不了解的人:山下夫妻的屋子如一只打不开的黑盒子。起初,旁人仅是基于无聊的穿凿附会,但后来,无聊却长成令人畏惧的猛兽,在神秘且不可知的一侧凝视着人们。于是,智者会寻找办法,破除谜团;勇者会鼓起勇气,奔赴战场──但身为一般人的我们,似乎只能求神卜卦,寻求信仰──相信这一切一如我们所相信的。

  恰恰因为是国宅,所以什幺都会发生。

虽然很痛苦,但是没有输:《消失的山下先生》

  清治听不见屋外的流言蜚语,因为真诚先生来访,拜託他此次能否製作五千人份的中药。因为他的族人,现在只有山下清治能依靠了。

  族人?

  没错,真诚先生不是地球人,而是某种过度进化、拥有UFO、能穿越时空,但不擅长日语的「某种存在」。

  真诚先生答应山下夫妻,若他们愿意製作中药,便能再与儿子说话。因为逝者的世界是单纯的,如简单的事实般摆在眼前;活着,反而是最不能解释的神祕──是山下夫妻的儿子,到不了活着的世界。知道这个消息后,山下夫妻披上白袍,焚膏继晷地调製中药,不在乎外面世界是如何的纷扰,忽视警方、记者、群众的疑惑、追问、谴责。最终,五千人份的中药完成,公寓大门打开,山下夫妻与真诚一伙人迈步走出;答案揭晓:山下先生没有死。

虽然很痛苦,但是没有输:《消失的山下先生》

  《消失的山下先生》全剧曲折离奇,一开始亲情沉重的铺陈并不阻碍后段超现实的高潮转折,因为在表现手法上,演员们以接近舞台剧的手法演出,略显夸张而生动活泼,处处逗人发笑。尤其女主角藤山直美,无论是对手戏,或是个人的单独镜头,都呈现无比精湛的演技,最佳女主角当之无愧。《消失的山下先生》果然还是得依靠「未消失的山下太太」才能演绎那道消失的「空缺」。

  山下清治对外宣称失蹤之后,每逢有人拜访,他都得躲在厨房地板下的凹槽。将老化的关节蜷曲,歪歪斜斜地钻进洞内,再覆上拉门佯装自己不存在于此。而山下雏子总得应付客人,硬是删去清治此地存在一切的证据。于是,消失的山下先生其实是「被认为」消失的山下先生。这幺说来,山下夫妻的儿子、国宅的居民、整个老年世代等,都是「被认为」消失的一环。因为直视会有痛苦,所以有意无意撇过头,忽略之,只要心里以为他们消失了,便看不见。但存在的还是存在,甚至比我们一般人的存在还理所当然的存在。

  消失的痛苦,处于边陲的痛苦,位于新与旧交接青黄不接的痛苦;因为痛苦,所以还存在;也因为存在,所以还活着──因为活着,就是最神秘的事情。

  影片最后,山下夫妻搭上太空船离开地球。自治会长行德与妻君子用遗留在地球上的通讯器与山下夫妻告别。

  君子:雏子,见到了直哉要记得跟他说。

  雏子:说什幺?

  君子:说妳虽然很痛苦......

  雏子停顿,等着另外一头君子的声音传来。

  君子:虽然很痛苦,但妳没有输。

  君子:雏子,妳没有输。

  雏子泪水满溢,她知道她与丈夫真的很努力了。

  他们活着,虽然现实很残酷,但他们还是继续活着。

  虽然很痛苦,但他们没有输。

  宇宙船里草木茂盛,好像未曾离开过地球一步;国宅后的山林春意十足,树木蓊郁茂盛。清治说窝在地板里时,周围环绕着草药,宛如踏入山林安详宁静,彷彿儿子就在自己的身旁,寸步不离。身处于那幺不现实的现实社会,只要还能活着,就足以相信自己──

  因为,我们还没有输。

电影资讯

《消失的山下先生》(団地)-阪本顺治,201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